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您當前所在的位:法律法規->法律研究->研究思考

企業退出便利化改革概況及相關問題解析

訪問量:[]
發布時間:2019-10-29 09:36 來源:
分享:
0

 

企業退出便利化改革概況
  根據《公司法》《合伙企業法》《個人獨資企業法》《企業法人登記管理條例》《公司登記管理條例》等法律、法規的規定,企業退出程序包括企業解散、清算和注銷登記等三個環節,經企業登記機關準予注銷登記,企業終止,完成退出程序。企業清算,是影響企業退出效率的主要環節。以公司自愿解散退出為例,《公司法》規定的公司清算制度有:一是在法定期限內成立清算組并依法備案制度。二是依法保障債權人權益制度。清算組在法定期限內依法通知債權人,并在報紙上公告,公告期45日。三是依法清理財產和確認清算方案制度。清算組依法清理財產,制定清算方案并報股東大會或者人民法院確認。四是確定公司財產的支付、清償和分配順序制度。清算組依法支付清算費用、職工的工資、社會保險費用和法定補償金,繳納所欠稅款,清償公司債務,按出資比例或持股比例向股東分配財產。其中,社會保險費用和繳納所欠稅款,取決于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門、稅務部門的工作效率。五是清算報告確認制度。清算組依法制作清算報告,報股東會(股東、國有監督管理機構)、股東大會或者人民法院確認。對于后三個制度,《公司法》沒有明確規定期限,這是影響公司退出效率的重要原因。也就是說,《公司法》沒有明確公司清算期限。
  針對以上企業退出制度的設計,為了便利企業退出,2015年以來,原工商總局統一部署開展企業退出便利化改革。
  部分地市開展企業簡易注銷登記改革試點。
  根據《工商總局關于開展企業簡易注銷改革試點的通知》《工商總局關于進一步推動企業簡易注銷改革試點有關工作的通知》等文件,原工商總局于2015年5月起部署部分地市作為試點單位,探索企業簡易注銷登記改革。如廣東省深圳、東莞兩市作為工商總局改革試點單位,出臺了《深圳市企業簡易注銷登記規定》《東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企業注銷登記簡易程序試行辦法》,以精簡注銷登記流程、降低企業注銷登記成本為出發點,對未開業或者無債權債務的內資企業,實行全體投資人承諾制度,允許免予辦理清算組備案和刊登報紙公告,企業無須提交清算報告。
  全國全面開展企業簡易注銷登記改革。
  根據《工商總局關于全面推進企業簡易注銷登記改革的指導意見》的部署,自2017年3月起在全國范圍內開展企業簡易注銷登記改革,統一適用范圍、條件,簡化流程,精減材料,明晰責任。
  統一適用范圍。領取營業執照后未開展經營活動(以下簡稱“未開業”)的企業、申請注銷登記前未發生債權債務或已將債權債務清算完結的企業(以下簡稱“無債權債務”)以及人民法院終結強制清算程序的企業或者人民法院終結破產程序的企業,可以適用簡易注銷登記程序。
  統一條件。明確不適用簡易注銷登記程序的八個情形。簡化流程,精減材料。以公司為例:公司自行成立清算組進行清算,無需辦理清算組備案,無需提交清算報告和清稅證明;全體投資人承諾企業未開業或者無債權債務,在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上免費發布公告,公告期45日;公告期內,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商務、稅務等部門及社會公眾可提出異議。
  明晰責任。企業在簡易注銷登記中隱瞞真實情況、弄虛作假的,可以撤銷注銷登記;企業惡意利用企業簡易注銷程序逃避債務或侵害他人合法權利的,有關利害關系人可通過民事訴訟向投資人主張其相應民事責任。
  部分地區開展完善企業簡易注銷登記改革試點。
  根據《市場監管總局關于開展進一步完善企業簡易注銷登記改革試點工作的通知》的部署,自2019年1月起,17個省市的27個地區開展進一步完善企業簡易注銷登記改革試點。具體如下:
  將非上市股份有限公司和農民專業合作社納入簡易注銷適用范圍,農民專業合作社及其分支機構參照適用企業簡易注銷登記程序。
  將公告時間由45天壓縮至20天。
  建立容錯機制,對于被終止簡易注銷登記的企業,允許其符合條件后再次依程序申請簡易注銷。
  推進企業注銷便利化。
  經國務院同意,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國家稅務總局、海關總署、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商務部印發《關于推進企業注銷便利化工作的通知》,部署推進企業注銷便利化工作。
  改革企業登記注銷制度。優化普通注銷登記制度,取消企業向登記機關備案清算組的程序,改為企業通過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向社會免費公示清算組信息;將通過報紙公告的程序調整為允許企業通過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免費公告。繼續完善企業簡易注銷登記制度。
  改革企業清稅制度。推行稅務注銷分類處理,稅務部門對符合條件的企業,分類實行清稅手續免辦服務、采取“承諾制”容缺辦理;提高清稅速度,實行清稅信息共享制度。
  優化社保、商務、海關等登記注銷,優化流程,精簡材料,降低企業辦事成本。
  加快完善市場主體退出制度改革。
  經國務院同意,國家發展改革委、最高人民法院、工業和信息化部、民政部、司法部、財政部、人力資源社會保障部、人民銀行、國資委、稅務總局、市場監管總局、銀保監會以及證監會印發《加快完善市場主體退出制度改革方案》,部署從2019年6月起,加快完善市場主體退出制度改革,完善市場主體清算機制,完善注銷登記制度,完善企業破產制度。要求研究探索在法律法規中增加關于企業簡易注銷登記程序等相關規定的必要性和可行性,研究建立市場主體強制退出制度。
  開展企業簡易注銷改革取得了顯著成效,簡化了注銷登記程序,優化了注銷登記流程,減少了申請材料,市場主體退出便利化明顯提升。據統計,自2017年3月至2019年8月底,廣東省完成簡易注銷登記的企業有73571戶,占同一時期企業注銷登記總數556106戶的13.23%。

企業簡易注銷登記改革面臨的問題
  重大改革法律支撐不足。
  實行簡易注銷登記改革四年多來,改革依據僅是國務院、市場監管總局或者相關部門聯合發布了一系列政策文件,與現行《公司法》等法律、行政法規有明顯突破。一旦債權人或利害關系人與已注銷企業發生糾紛,將會要求登記機關撤銷簡易注銷登記,或者直接向人民法院機關提起行政訴訟,甚至要求行政賠償,行政機關面臨較大履職風險。以公司為例,一是,改革突破《公司法》《公司登記管理條例》,設計簡易注銷登記。二是,改革突破《公司法》《公司登記管理條例》,改變清算公告發布渠道、縮短公告期限以及免交清算報告等申請材料。三是,改革突破《公司登記管理條例》,取消清算組備案程序。
  改革注重行政程序的優化,對債權人權益的保護尚不足。
  以公司為例。《公司法》規定,公司以其全部財產對公司債務承擔責任;有限責任公司的股東以其認繳的出資額為限對公司承擔責任,股份有限公司的股東以其認購的股份為限對公司承擔責任;清算組應當依法通知債權人、并在報紙上公告,公告期45日。以上規定,就是保障債權人權益的制度設計。因此,公司清算期間,如果沒有依法給予足夠時間令債權人知悉公司正在清算,公司注銷后,則可能出現債權人的債權得不到清償的后果。本次簡易注銷登記改革,縮短公告期限、全體投資人承諾“未開業”“無債權債務”以及免交清算報告等材料的改革措施,均是從優化行政程序的角度設計,而沒有充分考慮債權人權益。以廣東為例,據統計,自2017年3月至2019年8月底,在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上提交簡易注銷公告的企業有182461戶,其中公告期滿未被提出異議的企業168492戶,被提出異議的企業13968戶,分別占提交公告企業總數的92.34%、7.66%;收到異議信息44605條,其中,來自稅務的異議信息32545條(占總異議數的72.96%),來自人社部門的112條(占總異議數的2.45%);來自社會公眾的10967條(占總異議數的24.59%)。從上述數據可以看出,企業簡易注銷公告異議率過低,且異議信息集中在稅務部門,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債權人知悉率偏低。
  全體投資人承諾制度存在缺陷。企業未開業或者無債權債務,是客觀事實,在注銷登記程序中,需要上升為法律事實。但簡易注銷登記改革的設計,其適用范圍是未開業或者無債權債務的企業,僅要求企業全體投資人承諾并公告,且并未設計企業承諾虛假應當承擔的法律責任,該流程過于簡單,導致有的企業認為無須清算,有的企業根本沒有成立清算組,有的雖成立了清算組但并沒有進行清算,有的干脆規避清算,導致過半企業進行公告且公告期滿,但沒法完成簡易注銷程序。以廣東為例,據統計,自2017年3月至2019年8月底,在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上提交簡易注銷登記公告且公告期滿的企業中,未申請辦理簡易注銷登記或者申請辦理簡易注銷登記但被駁回登記的企業共94921戶,占公告期滿企業的56.34%。
  企業便利化改革方式需要進一步豐富。
  從2015年5月開始試點至2019年5月,企業簡易注銷登記改革均為市場監管總局發文部署,因而,企業退出便利化改革方式僅限于企業簡易注銷登記。如前所述,簡易注銷登記局限于優化行政機關辦理流程,尚未建立改革企業清算、探索強制注銷、完善破產退出等制度同時發力的退出便利化改革制度體系。企業怠于行使清算義務,而現行法律并沒有規定對投資者不主動清算注銷行為的約束機制,造成投資者“放棄”企業或者任之成為“僵尸企業”的違法成本過低,從而出現數量不少的“僵尸企業”。截至2019年8月31日,全省企業被列入經營異常名錄的有621836戶,被列入嚴重違法失信名單的有100443戶,被吊銷營業執照但未辦理注銷登記的有1146751戶。

進一步完善企業退出制度的建議
  重大改革力求于法有據。把基層探索限制在合理且科學的范圍內,并在試點的基礎上進行頂層設計,對現行法律、法規和規章進行廢、改、立,加強法律支撐,而后在全國范圍實施,這是應有之義。因此,建議充分評估前期改革成果的基礎上,修改相關法律、行政法規,為企業退出便利化改革提供充分的法律保障。
  更加注重信用懲戒。
  簡易注銷登記改革制度設計的重要環節之一,是企業全體投資人承諾未開業或者無債權債務。因此,建議一方面完善信用體系建設,強化信用監管方式;另一方面在修改法律、行政法規時,增加企業及全體投資人承諾虛假行為的行政責任、民事責任和刑事責任,加大違法成本。
  完善企業清算制度。
  通過修改《公司法》等法律、行政法規,明確企業解散后,企業及其投資者應當在一定期限內履行清算義務,明確清算組應當在清算環節履行保障債權人權益的義務,明確債權順位清償義務,并明確不履行上述義務應當承擔的相應行政責任、民事責任和刑事責任。
  探索多方式企業退出制度。
  一是探索制定企業強制注銷制度。條件成熟時,通過修改相關法律、行政法規,確定企業因經營異常、違法失信的,依法吊銷其營業執照;企業被吊銷營業執照后在一定期限內未履行依法清算義務、辦理注銷登記的,企業登記機關強制予以注銷,強制注銷后,企業投資者對注銷前的企業債務承擔連帶責任。二是完善司法出清制度。完善人民法院根據債權人申請,組織清算、破產清算的啟動、債權清償順位規則,優化終結強制清算程序或者終結破產程序,建立破產簡易審理程序。

□廣東省市場監管局 袁致春

(責任編輯:系統管理員)

Copyright 1984-2016 CHINA INDUSTRY & COMMERCE NEWS AGENC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國市場監管報 版權所有

广东十一选5开奖信息